多媒體flash影像
南大報導:第114期  發行人:黃宗顯 編輯單位:秘書室 創刊日期:2004/10/6 :::
發行日期:2010/3/8
圖像:焦點新聞文字:::
照片

 
標題李昂駐校系列演講──「政治與文學」(2010.3.8)
【國語文學系李淑薇 南大報導】
     本校駐校作家李昂,自上學期九月開始,於本校進行一系列結合文學的主題演講,包含了「旅行」、「美食」與「性愛」,場場座無虛席。最後一場演講則以李老師擅長之政治議題為主,為大家講述在台灣短暫卻動盪的時代記憶中,與文學擦出怎樣燦爛的火花。
南大報導特寫

    李昂老師首先感謝這段時間以來,本校同學對於系列講題的支持,表示大家對於主題接受度相當高,而對於能在臺南大學侃談「政治與文學」亦感到相當欣慰。因為最後一個議題「政治」,在看似民主台灣,依舊是敏感且帶有禁忌意味的。她憶及幼時戒嚴時期絕口不提政治的禁令,甚至到一九八七解嚴後深入提及政治,即被冠上「挑撥族群對立」罪名的無奈,使得文學和政治之間處於一個尷尬狀態。「因為許多人心中尚未解嚴」李昂老師如是說,但是今天李昂老師要告訴大家,政治不是談不得的。

    以古代文士作品為例,李昂老師提到從小所讀之教科書,收錄的古文內容大致以書寫憂國傷民的情懷、逆耳之諫言或抒發被奸人所害之憂憤為主。像文天祥《正氣歌》、岳飛《滿江紅》等,皆表現出不畏強權、饞言,高風亮節的骨氣。在這裡,所謂「文窮而後工」中的「窮」就被賦予新的意義。它指的並非是「困頓潦倒」,而是「為窮盡理想而發聲,卻得不到時代回應」之意。歷史上懷有救國救民意識的文人,大多無法於當時伸張自己的理念,而與朝廷對立。而這些社會的菁英,在每個時代皆被稱為「異議份子」,他們是弱勢,卻也是他們成就了文化使命,留下了文化遺產。
南大報導特寫

    回到台灣的歷史,一直以來是動盪不安的,然而在現在看似較穩定的局勢裡,李昂老師反問大家:「台灣的異議份子只出現在二二八與白色恐怖時代嗎?」答案當然是否定。她舉一位作家兼評論者南方朔先生為例。在過去,南方朔政治立場偏向國民黨,曾寫過不少批評民進黨與前總統陳水扁的文論。李昂曾問過南方朔:『假使今天國民黨執政失敗,你會給予批判嗎?』他的回答是肯定的,但李昂當下只是不以為然。然而,現今馬英九總統執政的支持度已過了巔峰,聯合、中時等報刊開始出現南方朔的批評輿論,他將馬英九比喻為崇禎皇帝,指他雖努力治國卻剛愎自用,更諷刺馬總統找回金溥聰是「崇禎帝找溥儀帝,兩個亡國君」。這項指控對於原本一同支持國民黨的眾友人是一種背叛,更是南方朔對自己政治信仰的一個挑戰。李昂老師佩服他的氣節,也要同學們自問:「我是否有這樣的精神?」
 
     或許在懷有這樣氣節的同時,許多人會疑問政治議題,是否會隨時代過去而失去意義?李昂老師在這裡提到「政治是大眾的知識,是藝術工作不可或缺的一環」,可見政治對於民眾和藝術創作的重要性。但如果只是書寫表面政治事件,那會失去時代的價值,因為那是一時的。但若與文學作結合,探討政治事件背後更核心的議題,才能成為永久。李昂老師笑言,感謝自己身在一個動盪的時代。因時代不能由人所選,而恰好生長背景提供了創作的靈感與題材,才有機會為社會發聲。「我是真的很感激。」李昂老師再次強調。
南大報導特寫
    
    李昂老師還提到了自己的幾部牽涉政治議題的作品,包括《迷園》、《北港香爐人人插》。李老師認為自己在書寫政治意味較濃厚的作品時,是維持著隱喻且隱晦的筆法,也是因為堅信一時的政治事件或許會被淘汰,但經過文學性的書寫就會被保留下來。另一個原因,也是因為大眾對於政治依然懷有忌諱。但李昂老師同時也談到對岸的政治文學,她認為相較之下台灣的書寫空間是很大的,這種「民主」,是前人努力爭取而來。從民初謝雪紅到現在施明德先生,都是知名的「異議份子」。李昂老師希望同學能珍惜現下得來不易的民主,也發揮身為知識份子的使命感,對時代進行省思。整場演講振奮人心,相當精彩。

    李老師相當喜歡本校,希望有機會成為臺南大學名譽校友的成員。張清榮院長與邱敏捷主任表示,未來還會積極安排李老師為本校同學進行演講,而一系列的駐校活動就在現場熱烈的掌聲中劃下完美的句點。


當期南大報導 | 各期南大報導 | 意見交流園地 | 圖片:RSS FEED之圖示檔案 訂閱RSS2.0

聯絡電話:【06-2133111轉113、108】
聯絡人:郭乃綺組長kuonike@mail.nutn.edu.tw
南大報導是臺南大學師生共同園地,歡迎本校師生踴躍投稿
稿件請以電子郵件型式逕寄至郭乃綺組長kuonike@mail.nutn.edu.tw

本站通過A+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