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媒體flash影像
南大報導:第192期  發行人:黃宗顯 編輯單位:秘書室 創刊日期:2004/10/6 :::
發行日期:2013/3/22
圖像:焦點新聞文字:::
照片

 
標題書法與史學(2013.3.22)
【語文中心 南大報導】
  本校於上周六晚上在文薈樓舉行本學期第一次千禧書法講座,邀請中國文化大學黃緯中教授講述「書法與史學」。

  一般人對史學總會有「無趣」的印象,但黃教授打破了這種既定想法,為大家帶來一場精采有趣的演說。黃教授在演講一開始便明白指出,書法創作和研究書法史原應是屬性不同的事,東晉衛夫人〈筆陣圖〉有「善鑑者不寫,善寫者不鑑」的說法,但是一個書法家如果只有筆下功夫,只能稱為「技」;而有了知識,才能稱為「藝」,也就是說,沒有基本書法能力的輔助,怎麼分出書法作品的優劣?沒有書法知識,怎麼分明書法作品的真偽?學習書法的同時也應關心書法史,而研究書法史也應增進書法練習,如此才可相得益彰。
精采片段

  書法史在理論上涉及了美學、哲學、文字學等等,現代書法史的研究可以分為兩部分,一是風格史學,以作品為主;另一則研究作家、藝術與社會間的關係,即是所謂的藝術社會學,如現在流行的就是研究書法家與社會的關係,而過去學者們也常忽略某些時期,例如「遼」與「金」兩個異族統治的朝代,若是將這些時期的書家加以研究,其意義也非凡。但因這類研究需要埋首古籍,對年輕學者而言較為困難,因此近年來很多人以此為研究領域。台灣從事書法史研究的人和書法創作的人數相比,實在懸殊:「所以每年只要有學術研討會,我們這幾個研究「書法史」的老面孔就又出來了,因為台灣也只有我們幾個人專門從事這種看似出名快速,實際上是苦差事的研究」,黃教授的幽默引得全場大笑。

  黃教授提到書法史必然要研究的一個主題是「作品真偽之辨」他以坊間一本書法史認定隸書「袞雪」為曹操真跡為例,曹操除了是一個軍事家、詩人,知道曹操同時也善書,〈袞雪〉刻石相傳為曹操的書跡,有學者提出三個理由說明此件作品並非曹操所做,理由是:(一)曹操地位崇高,怎麼會趴在河中巨石上書寫?(二)袞雪二字乃以隸書所寫,而史書上說曹操擅長的是草書,所以就算曹操要題字也應該是用隸書。(三)曹操是一個詩人,心中有所感,應該成詩,怎麼會只提兩個字?黃教授說這三個理由顯然難以服眾,論證需要合乎邏輯,史書上說曹操擅長草書,但是隸書亦是東漢末年所通行的字體,曹操怎麼可能不會寫隸書。再來,並沒有規定詩人的感動一定要寫成詩,況且石頭上的字可以讓手下去摹刻就好。
精采片段

  黃教授以此例來告訴大家,「發現問題」並以邏輯思考尋找材料並驗證它是書法史研究很重要的一環。同時研究的例證需要合邏輯,證據要站得住腳,盡信書不如無書,參考他人的文獻,必須去判斷是否為真。

  又如黃教授在撰寫碩士論文時,徐復觀先生和莊申先生這兩位有名的學者都認為楊凝式〈草堂十志圖跋〉是偽作,但他提出證據證明〈草堂十志圖跋〉是楊凝式的真跡。如作品中「前七月十八日」,「前」字指出楊凝式先生做此作品時應為閏七月,若為偽作,何必寫上如此詳細的日期,更遑論得知當時楊凝式先生是在閏七月做此件書跡,另外還有當時的官職等也可證明〈草堂十志圖跋〉為真品。

  還有一種現象是,有些學者出書的速度十分快速,但是研究這事是要審慎小心的,尤其是研究史學。碩士論文是一個練習,練習自己找題目、蒐集資料,而研究書法史更是要對一件作品反覆看過、臨摹,這樣對研究的作品才會有深刻的印象、感覺,尤其在研究後,就算過了多年,那件作品依舊會歷歷在目。
精采片段

  演講最後,黃教授大方地現場揮毫,在來賓的屏氣凝神中,黃教授氣定神閒地在宣紙上用行、草、隸等書體寫下「精氣神」、「袞雪」、「悠然自在」、「上善若水」、「翰藝神飛」等字句,短短二個小時,現場來賓對於黃教授書學研究與書法功底留下深刻的印象,真可謂「善寫又善鑑者也」。


當期南大報導 | 各期南大報導 | 意見交流園地 | 圖片:RSS FEED之圖示檔案 訂閱RSS2.0

聯絡電話:【06-2133111轉113、108】
聯絡人:郭乃綺組長kuonike@mail.nutn.edu.tw
南大報導是臺南大學師生共同園地,歡迎本校師生踴躍投稿
稿件請以電子郵件型式逕寄至郭乃綺組長kuonike@mail.nutn.edu.tw

本站通過A+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