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媒體flash影像
南大報導:第207期  發行人:黃宗顯 編輯單位:秘書室 創刊日期:2004/10/6 :::
發行日期:2013/10/28
圖像:焦點新聞文字:::
照片

 
標題千禧書法講座 蔡耀慶教授談「觀看與情性」(2013.10.28)
【語文中心 南大報導】
      本校語文中心於10月26日舉辦本學期第二場千禧書法講座,邀請國立歷史博物館展覽組研究員蔡耀慶教授蒞校主講「觀看與情性」。蔡教授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研究所,現任國立歷史博物館展覽組研究員、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通識中心兼任講師、中華民國篆刻學會學會理事。專長為博物館美術教育、書畫篆刻史研究、博物館活動規劃執行、書法及篆刻創作;著有〈執著的力量—臺灣前輩畫家李梅樹現代美術〉等26篇期刊論文以及〈周亮工與「印人傳」〉等9篇學術論文。

      「寫字,從觀看做起」一句強而有力的話語開始今天的演講,在多數時間,例如現在正在看這篇報導的你,在看字時,在意的通常是這個字表達出了甚麼意思,往往會直接忽略字的形體。PPT上放了六個寫法不同的「看」字,蔡教授問現場的觀眾,是否能分辨這些「看」是誰寫的?為甚麼能夠分辨是誰的字呢?他說在電影《金髮尤物》媕Y,女主角從一雙PRADA鞋子及一頭捲髮看出了有人說謊,順利打贏官司。可見「觀看」一事不僅僅只是讓眼睛接收圖像,最重要的是認識所接收的圖像,知其脈絡,如此當我們在摩臨作品時,便可知如何書寫;作品效果如何呈現;進而知道如何布置展場,而非僅是將作品草草將作品往牆上掛。即作者在書寫一作品時,心性總會寄託其上,故在布展時,若無法理解作品想傳遞的,便無法明確地向觀眾表現想傳達的理念。
南大報導特寫
     
      觀看字帖,對寫字的人來說是獲得養分的途徑,不能僅僅只是照本宣科,或迅速瀏覽。觀看字帖時,將每個字拆成不同的部件,細細品味,那麼同一個字,對寫字者而言,總會有不同風貌。蔡教授問現場所有聽眾為何他一直強調觀看的重要性?那是因為也許有一天,當你自己的作品,上了國際舞台,那是一個不同於以往的新世界,你要想,你的作品是如何吸引所有人的目光的;在別人的眼中,自身作品會是甚麼樣貌?是哪一方面讓這件作品走上國際舞台,被更多人觀看?

      蔡教授認為寫好一幅作品,除眼到外,手到與心到,皆是非常重要的。選擇自己有感觸或喜愛的字帖來臨摩,總不能你選了一本字帖來寫,但卻寫得一肚子怨氣,何必如此為難自己?重要的是,寫字到底是自己真心喜愛抑或只是迎合眾人口味?蔡教授舉自己的例子,他曾因為別人說行草好看,便練習行草,一日在家練習,被母親看到,母親說他在鬼畫符,強烈要求蔡教授換回楷書,因為他的母親,不理解行草書。他問:如果現場觀眾同樣遇到這件事,是堅持自己所選,或者廣納建議,一換再換?如現今的書法在展廳效益下,眾人對作品的口味,由手札秀美的漢字造型,轉變為講究筆墨的誇張變化,筆畫精準與否不再是重點,而是第一眼是否能抓取目光。

      不斷練習,也是寫好字的法門,有些細節,即便細細觀看品味,理解的程度卻遠遠不如直接手寫,如字體的轉折,練習時不斷要求臨摩者臨字,是為了使臨摩者藉臨帖一事掌握眼睛觀察力,以及手控制毛筆的能力,初步成功即是在於能夠重現多少程度的古碑帖樣貌,臨摹字帖,必須要達到此項標準,才能往更高層次邁進。
南大報導特寫
     
      蔡教授提及,現今臨摩可以分為臨古人或者臨今人,各有其優缺點。在臨古人方面,優點是,經過時間汰換,能傳世的字帖必定是受得起考驗,但缺點是,古人作古了,臨帖者是沒辦法跟古人說:麻煩示範一次。而習寫今人字,好處就是,可以看見示範。若仍寫不出來,那一定是用具的問題,乾脆就向老師借或買下來,連寫不好的藉口都有了,這是多大的優點。臨古人字可沒法知道當時作者所用的工具,或執筆的方法。

      如果寫字只用毛筆,那麼谷文達用人體材料所創作出的《聯合國》該如何說?舊有文字意義(當將之視為書法之必要條件時)應保存嗎?如果應該保存,徐冰的英文書法又如何被接受,甚至走向世界舞台?又或者書寫行為選擇放棄漢字本身的意義,是不是意味著書法藝術已漸漸走向盡頭?蔡教授在演講最後以一連串的提問,留給聽眾省思的空間,兩小時幽默風趣的演講在帶給聽眾更多省思的問題中做了結束。


當期南大報導 | 各期南大報導 | 意見交流園地 | 圖片:RSS FEED之圖示檔案 訂閱RSS2.0

聯絡電話:【06-2133111轉113、108】
聯絡人:郭乃綺組長kuonike@mail.nutn.edu.tw
南大報導是臺南大學師生共同園地,歡迎本校師生踴躍投稿
稿件請以電子郵件型式逕寄至郭乃綺組長kuonike@mail.nutn.edu.tw

本站通過A+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